随时深陷于梦境/软弱而无法自拔

关于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He did.

铁虫
尽量不ooc走向

I mean, Mr. Stark, would you like to have a relationship?

Stark先生最近发现他的家不太对。

比如偶尔会有Happy囤的香草抹茶ice cream莫名消失,或是多了一支来自美国高中的笔,再或者是此时天花板上很熟悉的银色蜘蛛丝。

"Friday?这儿的安保系统是失效了吗?"Stark摘下眼镜,不停的揉动着太阳穴,人工智能沉默了一秒,选择开口。

"从原则上来说,Boss,并没有显示有任何人闯入。但根据天花板上的物质来分析,可以得知是Peter   Parker...

西边儿的西又要碎碎念了

老实说颜值才能吸引我,而剧情比颜值更能吸引我。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契机,被国内某综艺的一部分挑起兴趣,于是去补了复联1。初始内心就像一台生了锈的机器开始重新运转,磨磨蹭蹭的补完第一集,机器也转的越来越快,才在去看复联3的前一天把2给补完。

现充其实事情很多,把时间挤出来还是补完了这两部巨作(反正我这么认为)。

去影院的那天真的很高兴,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后便去吃了午餐,到影院取票,买了爆米花和肥宅快乐水端端正正的坐在6厅看电影。喜欢看剧透的我只有这部电影从来没搜过任何东西,所以期待真的大过这一辈子看过的任何影片。

只是结局让我很抑郁。

观影结束后我甚至那晚做了噩...

我是本身不稀罕伤痛文学的,有这时间不如多看看脆皮鸭文学(。)但隔壁班的敖姿姿总给我几本某著名伤痛文学作者的著名作品给我看,譬如《逆流成河》《夏至》之类的,使得我有一段时间有点迷恋这种文风。

我认为伤痛文学的特点就是一些文字瞎乱凑,看上去心里边儿难受就对了。能从里面找到同感的东西都是适合你的东西。

但我这个人本性是欢乐开朗的,所以尽管看过很多很多类似作品,写出来的东西还是欢乐的。通常会在大结局的时候来一笔欢乐,然后整个文风就崩了。

崩了怎么办呢,我又会努力把它给圆回来,圆来圆去的后果就是版面和各种线条非常乱。前面的伏笔没用上,后面因为没有攒够足够的伏线所以无法把重点给体现出来,以后又得返回...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爱与自由高中有三个人人有耳闻的校草。

一个叫敖三,上高三。家庭背景强大硬实,听隔壁定予晨曦高中的发小程以清说,他爸还是个黑社会老大。暗恋他的女生有很多,但没有人敢向他表白。程以清吐槽他是因为每天在学校装酷才让女生不敢接近他,敖三不屑的说:无所谓。

一个叫米乐,上高二。米乐被所有高一学生尊称学长,被高二同级学生称作米乐同学,被高三的一群疯女人称作白马王子。有人拿敖三和米乐调侃过,米乐是白马王子,那敖三就是黑马王子。然后那个人就不见了。米乐写的一手好字,歌声动人,但却有大部分人猜不到的,腹黑性格。

还有一个叫敖子逸。敖子逸今年才入学高中。一进大门就已经被高二高三的学姐给盯住了。去隔壁定予晨曦...

小崽子与美少女

真的很少 数了数只有一千两百多个字

逸我(或许是2)
励志写甜文 有时候写不出来
背景是私设  你别上升真人
🍉

小崽子与美少女
(名字很low 不要嘲笑起名废Ծ‸ Ծ )

和敖子逸的缘分其实还是挺深的。在把欺负他的人赶跑了后我便把他送回了家。说实话这矮矮的小孩儿挺可爱的。

如果不算他叫我哥哥的话。

其实他把我认成哥哥也特别正常。

我小时候被算命先生拖着指点过一二,说我八岁以前得起个男名儿压一下命,于是家里人思来想去给我起了小龙这么个名儿,还顺便帮我把头发给剃成了寸头。后来过了八岁慢慢又留长了头发,胡同里的小伙伴终于意识到我这个天天爬树砍柴下河捉鱼的小龙是个...

逸我 衍生向

逸我   衍生文1
励志写甜文 有时候写不出来
背景是私设  你别上升真人
🍉

小崽子与美少女
(名字很low 不要嘲笑起名废Ծ‸ Ծ )

我有必要详细讲讲我和敖子逸的小时候。

并不是我单方面的欺负他,要怪只能怪他以前太听话,被人欺负了都不反抗。还好跟着我混了一段时间后开朗了很多。

至于我为什么会和一个瘦不拉几的逸球球玩在一起…事件起因太长了。

我五岁的时候家里因为生意原因从河东搬到了河西路口,隔壁从每天在门口就着清水晒太阳的老奶奶老爷爷们变成了一个儿童的乐园。新家隔壁是小沙堆,小孩儿们一放假就跑去那儿玩儿。

搬家的我肯定跟大家格格不入,...

怎么办啊鑫逸太甜了QAQ
好想写

祺我

励志写甜文 有时候写不出来
背景是私设  你别上升真人
🍉

1///
我看到过他。

里面穿着一件白色高领毛衣,还会用领子把嘴巴给罩起来,外边儿穿着一件翻白领驼色的毛呢大衣,垂到小腿肚上。裤子是黑色的修身裤,鞋子是当下流行的空军一号。

我之前只见过他一面,大约是七秒钟左右,但很惊讶的是我能把他的穿着和外貌都记住。那时候我站在教学楼下边儿盯了他七秒,就被室友给拉走了。室友笑我是不是又想老牛吃嫩草,我笑着说我哪敢呀,学弟都是留给学妹的,大三的老学姐不抢。

之所以认定他是学弟,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虽然不敢说全校的人我都认识,但没有一点儿印象的很少,他就是...

祺我

励志写甜文 有时候写不出来
背景是私设  你别上升真人
🍉

1///
我看到过他。

里面穿着一件白色高领毛衣,还会用领子把嘴巴给罩起来,外边儿穿着一件翻白领驼色的毛呢大衣,垂到小腿肚上。裤子是黑色的修身裤,鞋子是当下流行的空军一号。

我之前只见过他一面,大约是七秒钟左右,但很惊讶的是我能把他的穿着和外貌都记住。那时候我站在教学楼下边儿盯了他七秒,就被室友给拉走了。室友笑我是不是又想老牛吃嫩草,我笑着说我哪敢呀,学弟都是留给学妹的,大三的老学姐不抢。

之所以认定他是学弟,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虽然不敢说全校的人我都认识,但没有一点儿印象的很少,他就是...

© 西边儿的西 | Powered by LOFTER